我的生日是1月8日

我今天二十二岁。我的生日是1996年1月8日。但我在网上、现实中很多地方声称我生日是1995年4月11日。其实两方都没错,让我解释一下。

我十三岁时就已经是个愤世嫉俗的小混帐,已经在怀疑一切社会构筑,其中包括人类每年过生日的习惯。我在人人网上找到当时我状态发的极端言论“从产道排出有什么可纪念”。但平心而论,就我现在也觉得,“出生”这一独立事件没有像社会吹捧得那么意义重大。而且以行星自转周期“年”来庆祝更是没什么特别的道理。十三岁的九月,我庆祝了“出生五千天纪念”,宣布我吕鹿鸣从此与人类社会的愚昧与肆意一刀两断,却不晓得我仍然陷在自转周期与数字十进制的构筑之中。

从那时起我拒绝公布我的具体生日。实践上有几点好处,我可以一年四季召开“生日会”而不被戳穿。我真实生日在一月,经常因为天太冷或者期末考试而凑不到人气。而现在我可以挑大家都闲的三月过生日,八月过生日,是对于“生日月份不平等”的终极方策。还有一点是对于星座狂问你生日的时候,我可以随便说一个月,眼看他们自取其辱用把我和那个月份的特征关联。

十八岁的四月我来到日本,有一点不顺心的事。我辛辛苦苦长到十八岁,在中国终于成年了,结果日本民法二十岁成年,又把我打回未成年。连上网帐号都不能注册。这么磨蹭了一年以后,我把我所有虚拟档案的生日改成1995年4月11日,绕过了一些限制。这个日期其实也不是我乱选的,是我被确认妊娠的日期(Paternal Birthday :P)。严格说这个日期才是生命的起源,比从产道排出更有意义才对嘛。

因为我这么些幺蛾子,知道我生日是1月8日的人已经很少了,我更有理由不去宣传。比起无人问津我宁可不开戏。前段时间我甚至打算放弃这个日期,开始正式宣传4月11日作我公认生日。因为我不确定解释那么一大段,真有人会听进去。ひねくれ者でしょ。别扭吧。但生日本身就是社会构造当然是可以人为影响改变的。伊丽莎白就有两个生日。还有圣诞节那一大套。

 

尽管如此,我决定还是要在这一天过生日了。我写博客出柜我的生日。我知道我还需要改变很多。我为二十二岁写了八诫。第六条“接受肤浅社会规范”中包括了过生日这一项。很多事情真的有且只有表面价值,不铭心又深究的话会快活一点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w

Connecting to %s